醉爱绮罗香5376

意外失明

龙番市热心群众头头:

#ooc致歉




感谢 @今天的阿朝依然毫无进步  给予的灵感。


请食用此文的时候。


搭配BGM:《残忍的缠绵》




讲真我听着这个歌有点想开连载......










01





秦明保持着自己一贯的面无表情,坐在鼻腔里充满消毒水的房间,听着面前的医生为自己解释当下的情况。




早在面前那个为自己多年前将他的哥哥定罪而蓄意报复的男人冲上来挥舞着手中的不明喷雾之时,自己只来得及将身边唯一的女性,大宝拉在身后。林涛在自己身后两步,根本没办法及时反应过来。等到林涛将对方控制在地的时候,自己便已经可以察觉到自己眼部目前所面临的状况。事实上在这个时候,自己已经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准备。自然比两个大呼小叫把自己送进医院的人要来得更加冷静。

是的,根据目前的情况以及结合当前医生的描述可以断定,双眼暂时性失明,并没有大碍,但是恢复期尚未能确定。然后听着身边的大宝跟林涛叽叽喳喳的问着医生一系列的十分没有必要的问题。


太吵了。



“闭嘴。你们的说话声打扰到我了。”



两个人一下子没了声响,不过基本上自己大概可以判断出他们两个的表情。混合着担心和忧虑以及一丝无奈。


“既然医院也无法就恢复期给予明确的答复,那么我认为既然我没有任何多余的外伤,就不必占用医院的床位了。”


在心中暗自计算了一下通过他们刚刚说话时声音传来的方向,将脸转过去冲着他们冷静的要求:“送我回家。”大宝才刚刚张口正要说话,林涛就先扑了过来,对着自己开始苦口婆心地劝说。


“事实上我认为与其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花费不必要的时间去适应,我为什么不选择相对更熟悉的自己家里。”


两个人最后磨磨蹭蹭地在医生的同意之下,迫不得已才将我送回了自己的家中。一路之上还要不停地忍受着林涛的碎碎念。终于进了家门,大宝跑前跑后把包跟一些基础药物放在桌子上,林涛就慢慢扶着我坐在自己熟悉的沙发之上。等到接触到熟悉的触感,才略微放松了一些自己从医院开始就一直以来紧绷的神经。

是的。我并不能否认自己对于现在目前处于的十分难堪的状况,没法抱有充分的信任。但这点怀疑,我并不想让他们知道。于是皱着眉努力想将大宝和林涛他们赶走。

大宝倒是一贯的听话,停留了一会,告诉我局里有她让我不用担心便离开了。偏偏林涛,偏偏是林涛。听着他一直在屋内打着哈哈就是不愿意离开。

但是自己分明就听到了林涛身上传来的那个只为了他的那位宝宝而设定的铃声。从医院开始到现在,他已经掐断了4次。

等到再一次响起之时,也是自己忍耐的极限。


“林涛,虽然我现在看不到,但是我的耳朵没有任何问题。你的铃声已经响过,目前这是第5遍。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立刻离开。同时,我的手脚完整无损,我相信我应该比你更熟悉我自己的家。”


“那......老秦,我可就真的走了啊……”


“不送。”




直到听到房门被彻底关上的声音,才终于将僵硬的肌肉完全放松下来。

看着眼前的一片压抑的黑暗,沉默不语。

心脏坠入深渊。

黑暗铺天盖地。



没有安全感。周围静悄悄一片。带着难堪的心情承认,自己的确有些害怕。

曾经看到过书中有一段描写。


人可以不能说话。人可以听不到。但是人不能失去光明。因为极度的黑暗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从而带来的恐慌与不安全感。





但同时,内心中最无法让人忽视和忍受的细密疼痛,就是听着自己爱的人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远。



是的。林涛。


你早就应该走了。
别安慰我。别关心我。


我不能需要你。
我不能依赖你。


我一个人。

但你不是。


我希望你能好好的。




所以。

你早就应该走的。



走吧。

这样也好。






———————————————

不知过了多久,自己陷入黑暗,维持着刚开始的坐姿一动不动没有变化。


突然门外传来哐哐地砸门声。


“老秦啊,是我。我跟宝宝说过了,还是放心不下你。于是我就回来了。知道你现在看不见,所以待会听见撬锁的声音,放心是我。”







林涛。

你知道你这样很残忍吗。


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各种感官就更加敏锐。自己似乎都可以听到到心脏在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之后产生的剧烈跳动。眼前仿佛看到了一丝微弱的光。










不。


林涛。

这样太残忍了。










别给我希望。








-tbc-

评论

热度(162)

  1. chenjiali3261080861醉爱绮罗香5376 转载了此文字
  2. 醉爱绮罗香5376龙番市热心人民群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