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爱绮罗香5376

【法医秦明】【林秦】猫的报恩(下)

超好吃的烤肉:

傻白甜,ooc和bug都很多。

不涉及真人。

甜味,完。


依然觉得写着写着又偏离了,还挺苦恼的,唉感觉有点辜负之前喜欢这个梗的小伙伴们。


这篇ooc和bug剧多!慎重!

上篇链接:猫的报恩(上)
 




1.

林涛和秦明差不多同时到达现场下车,林涛一眼就见到了秦明,于公于私心情都是很愉快的。倒是秦明冷着脸看了眼林涛就目不斜视的往前走,林涛只能跟上秦明的脚步帮他解说所掌握的线索。

可以说是从大学到现在两个人正式交流的第一句话就是秦明的质问:“需要法医帮你们鉴别地沟油吗?”

林涛噎了下,还真是觉得秦明大学时候独来独往是有点道理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事情发生到后面总算有了头绪,林涛捧着泡面杯在办公桌前写写改改。

“你工作时就吃这个?”秦明手臂上搭着外套,从门外走进来。

林涛没想到秦明会先和自己搭话,愣了下回答道:“是啊,我让小黑他们都回去了,外卖一人份吃不饱,两人份太浪费。”

秦明点点头就走上了楼,没一会又下来了,手里拿着个苹果:“没吃饱先吃这个吧。”

林涛说着谢谢拿过了苹果还有点懵,感觉秦明也没有那么难接触啊。

 

2.
林涛大学时候就挺注意秦明的,而秦明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专心读书的那种人。

起初林涛在回宿舍的时候经常能看到秦明,每次见到秦明都是他独自一人走在路上,冷着脸拒人千里之外。

挺有意思的,林涛这么想着,直到有一回他听到了秦明在和人说话勾起了林涛的好奇心,什么样的人能让秦明用这么温柔的口气交流。

假装不经意的路过的时候,秦明一抬头和林涛两个人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林涛没看到人,看到一只猫,有点尴尬的挠着头:“还以为我同学在这,听错声音了。”

秦明不去看林涛,转过头放下几袋猫粮就直起身子路过林涛走了。

林涛没说话倒是有点乐,果然这人比我矮一点,头发软软的看着很好摸。

再然后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两个人碰到时候少了,林涛有点惋惜,他觉得自己能和秦明交上朋友。

在一次宿舍夜谈的时候,林涛被问及喜欢人的类型有没有喜欢的人,林涛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到秦明在那天下午喂猫的场景还有两个人对视时候秦明的眼,脱口而出,我喜欢的人在读法医。


3.
秦明敲了敲林涛桌子,这是一年来秦明数不清第几次看到林涛这么写着报告睡着了,虽然那时候的秦明是只猫,现在是林涛的同事。

“秦明!”林涛睁开眼就看到皱着眉的秦明,一个激灵就醒了。

秦明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又闭上了,就这么看着林涛。林涛被看的也莫名其妙,还反射性的摸了下嘴角看看有没有流口水。

“下班了。”秦明憋出三个字,他自己也不知道敲林涛桌子干什么的。

“哦哦!秦科长回去路上当心。”林涛回了一句,见秦明还是没有挪动脚步的动作又说道:“要不…我请你吃饭?这不是你一来就几个案子,忙了这么多天总算可以休息了,也没空欢迎你搞个饭局啥的,不嫌弃简陋的话,我请你吃顿就当欢迎你来咱们局里了。”

林涛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是有点心虚的,打着官方名义有点私心的想更了解秦明一点。

秦明点了点头说:“开车了么?”


4.
两个人坐在一家西餐厅,相顾无言。

“秦科长点好了?”

“秦明。”秦明想了下又补充道,“叫我秦明就可以了。”

林涛嘴角上扬又重复了一遍:“秦明,想好吃什么了?”见对方点了点头林涛招手喊了服务员过来。

“咖啡,时蔬,谢谢。”




“你是猫么,胃口那么小。”林涛忍不住打趣道,“我以前也有只猫,每次也吃那么一小碗东西。”




“进食只是单纯获取能量的行为。”秦明摆端正桌前的餐具,“以前有只猫?”




“是啊,但是不知道怎么跑了,那只猫很聪明,虽然是我路边捡的。对了,你很喜欢猫吧?”林涛有模有样的学着秦明也摆端正桌前的餐具。




“说不上喜欢。”秦明歪着头问,“为什么这么说。”




“啊...你以前和我一个学校的,你大概不知道吧,以前有撞见过你喂猫。”




“我知道。”秦明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我们一届的。”直到吃完所有东西以后才开了口算是解释般的说道:“食不言。”




 


5.


不知道秦明怎么想的,反正林涛觉得这顿饭吃的还挺愉快的,他发现秦明有很多小动作和小习惯,他还发现自己越看秦明越可爱,包括他的小癖好和小习惯,即使大男人用可爱一词形容怪怪的。




“你家在这?看着还挺大的啊。”林涛探出个脑袋东张西望,见秦明不说话,就主动问:“下回能来你这看球赛吗?”




秦明秉着当初林涛待自己算不错的份上犹豫了下,最终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不太晚的球赛都可以。”




怕是太晚了打扰他休息了,不管怎么样林涛还是得到了比较满意的答案,心满意足的挥着手对秦明道别。




事实上并不是怕林涛打扰自己睡觉,而是秦明正式成人那天发生了点意外,淋了雨后的秦明半夜就发起了高烧,晚上迷迷糊糊起来去准备湿毛巾的时候秦明看到镜子里的耳朵和尾巴没有消失。




但是第二天再去看镜子的时候耳朵和尾巴都不见了,直到半夜又突然出现,秦明摸了下自己耳朵和尾巴只能说庆幸是凌晨才会出现,天亮了就消失了。
 




6.


在秦明按部就班的实施报恩计划,指的是常驻龙番警局法医科,协助林涛办案。




但是林涛对秦明越发亲近起来,秦明有点不懂这个趋势是不是正常,可又没影响到自己,很多时候是林涛方便了自己。




比如说林涛放弃了他的泡面桶经常拉着秦明出去吃饭,制止了秦明为了工作三餐皆可抛的不必要牺牲行为。




又比如说以“每天一苹果医生远离我“的金句为由,再加上林涛大概收到过秦明一次苹果以后误认为秦明很喜欢苹果,所以隔三差五总会带个苹果过来给秦明。




还比如说林涛为主动帮秦明揽下所有面对陌生人的活,像是碰上记者咄咄相逼的尖锐问题,像是家属歇斯底里的质问。




所以林涛拎着啤酒上门来看球赛的时候秦明也没有拒绝,何况之前自己是答应的了。




秦明皱着眉,自己似乎没有答应林涛能喝醉在自己家里吧。


 




7.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两个人相遇是在秦明家厕所。




秦明推开门的时候林涛刚刚拉上拉链,秦明反应非常快的把门砰一下甩上了,可是林涛还是见到了秦明脑袋上的猫耳还有身后晃着的尾巴。




林涛洗了把冷水脸,撑着洗手台有点意料之外的冷静。秦明比起林涛来说更为冷静,还去客厅煮起了咖啡。




“秦明...”林涛看到了在书桌前看书喝咖啡的秦明,有着猫耳和猫尾巴的秦明。




秦明摇了下尾巴:“如你所见。”




“你这是...猫妖?能变成人也能变成猫的那种猫妖?”林涛舔了下有点干裂的唇,这个时候胆小的林涛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怕,甚至觉得秦明可爱度又上升了。




“算是吧,耳朵和尾巴只有在半夜出现,刚刚忘记你在我家了。”秦明说的轻描淡写,其实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心理脑补着各种各样逃跑的方式,他见过同类被人发现后强行戴上科研之名后剩下的残破的尸体。




“啊...还挺可爱的。”林涛这么说着伸出了手,“我能...摸一下么?是真的吗?”




秦明一扬眉,在考虑林涛的话可信度有多少:“可爱?你不害怕?”




“没什么可怕的啊,猫耳和猫尾巴,我家之前也有猫你不记得了?”




秦明端坐在书桌前,眼瞅着林涛的手摸上了自己耳朵没有躲开,大概是怀念起被林涛抱在怀里顺着毛晒太阳看书的日子,眯着眼说道:“你家那只叫小明的黑猫...”




林涛瞪大眼但是反应非常迅速:“你怎么知道小明?你...就是小明?”




秦明觉得林涛现在的表情有点有趣,好心情的回了一句:“喵。”


 


8.


那晚上过去之后林涛和秦明的关系看着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林涛还能感受到有时候秦明对于自己怀疑的目光。




这天法医科来了个新人,李大宝。




李大宝看到秦明的时候明显眼神亮了下,但是还是礼貌乖巧的跟在局长后面逐个打了招呼,秦明的态度也很不平常,林涛看到秦明心情比较愉快的时候才会勾起的嘴角。




更加不平常的是秦明把林涛赶出了法医科,林涛有点生气又有点急,虽然不知道自己急点什么但是自己就想进去听听这两个人说点什么。




“老秦!恭喜啊!总算想通了!”李大宝一见门被关上了就冲秦明喊道。




“出了点意外。”秦明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我去,你这情况我听都没听到过啊,你还被饲主知道了?就刚被赶出去的林队?”李大宝激动的时候习惯性的手脚并用比划着。




“没错”秦明皱了下眉,强调道,“他不是我饲主了。”




李大宝翻了个大白眼:“怎么就不是了,你这还没成人形吗,还是只猫用饲主这词没毛病,这么久不见了老秦你还这么傲娇。”




林涛在门口走走停停画着圈,总算逮到拿着报告想让法医科过目签字的小黑:“这个我来给秦明,你下去吧。”


 


9.


林涛敲完门后迫不及待的没等里面人应声就推开门,两个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林涛扯了个笑脸:“聊着呢,有事,秦明签字。”




李大宝的目光在两个人之间转着,有点不怀好意的笑了下。




“秦明,待会一起吃饭?”林涛靠着秦明桌子边。




秦明点了下头:“喊上那个新来的。”




林涛应了声转向李大宝:“想吃什么?我请客,他买单。”




“小龙虾。”




于是三个人在下班后坐在了一家路边摊,秦明用非常奇怪的方式享用了小龙虾之后起身说去结账。




“小丫头,你的面子可真大,我从没见秦明来过这种地方。”




“林队说话老这么夹枪带炮的吗,酸!你别急着戳我,我和老秦认识十几年了。“李大宝喝了口啤酒继续说,“说实话我和老秦是同类,我相信我自己的直觉,你对老秦没有危险性。老秦也和我说了他的情况,也说了你是他饲主。但是你不知道的是老秦为了报答你那一年的恩情所以才准备在龙番做个常驻法医的,听说那时候你抱怨过法医工作强度太大导致几任上了年纪的法医调职了?”




林涛没说话,拿起啤酒也灌了一口,自己依稀记得那时候庆祝小明生日的时候自己对着黑猫说过。




“虽然我觉得你对老秦没有危险性但是我也看不懂你对老秦是什么态度,你喜欢老秦?”




 


10.


林涛在那次龙虾餐后颇有种一语惊心梦中人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是喜欢秦明的,可秦明又成了他以前养的猫,他当然也喜欢自己的猫,可这两种感觉合在一起就有点微妙。




“所以老秦现在是人啊。”李大宝翻开记录本写着点什么,“我以为老秦会当一辈子的猫,结果听说他找到了饲主,你不知道老秦这人找个饲主还要挑顺心顺眼,要求高又挑剔龟毛怪癖多。我都成人好多年了老秦才刚找到饲主。我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你眼熟,后来你说和老秦读过一个学校我就想起来了,那时候我没找到饲主流浪在外找秦明接济的时候见过你一次。”




“他为什么突然想找饲主了?”




“他成你小明的那年我们见过一次,他就说了句站在其他人旁边的感觉也不错。”




 


11.


林涛找到秦明的时候,秦明在车上闭着眼听着小提琴协奏曲,林涛敲了敲秦明的窗,一只手撑着车一只手插着裤子口袋问道:“听李大宝说你来龙番做法医为了报恩?”




“一半,确实因为你说龙番缺个常驻法医,不过我本身也是个法医,在哪里工作都一样。”




林涛笑了下:“你知道我们有句话说怎么说报恩的吗?”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不是。”林涛看着皱起眉有点好奇却又不肯问的秦明笑了笑,掐着嗓子道“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秦明抿着唇转过头看样子不想回答林涛,林涛笑嘻嘻的说,“你要真答应了我得吓一跳,我希望你多点信任给我,而且你答应我的话不是因为报恩,也别现在忙着拒绝我,考虑下让我继续饲养你这个提议?”




喵。


 


 


End


 


 

评论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