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爱绮罗香5376

相亲奇遇

天罡北斗正气猫:

#之前的吐槽体扩写


#因为宝宝说这写得完全都不像我的画风了干脆放出来当新年贺文啊哈哈哈!本子我再写篇别的!


#我写的时候一定是疯了……


 


 


“儿子我跟你说啊,这次约的相亲你可一定得去,不是你妈妈我瞎说,这个你绝对喜欢啊!别光顾着吃,我在跟你说话呢……听到了没?”


难得回家吃一顿家常菜,饭桌上却全程被林妈妈叨叨到忍不住白眼翻上天,林涛又给自己添了一碗饭,敷衍的应付道,“好了好了,妈我知道了!难得放春假啊让我好好吃完这一顿行不?”


“不是我说你,都三十的人了,工作重要,人生大事也重要啊!”林妈妈抓起林涛的衬衫领子,“你看看你,这么大个人了衣服都洗不干净,没个人帮你分担一下家务怎么行?”


“我这件衬衫可没穿过几次啊!哪儿脏了?”


“领子都黄了!你这傻孩子!”


 


林家独子,姓林名涛,今年正好三十,身高183,相貌长得是一表人才,走在街上不说经常被搭讪,至少回头率还是杠杠的。


奈何职业是刑警,工作时间不稳定,生活重心长期不是在审犯人就是在抓犯人的路上。


林妈妈为给他找个对象这事儿可谓是急得抓耳挠腮,可惜朋友介绍也好,亲戚介绍也好,相亲次数少说也有十几次,居然没有一个是林涛看得上的。


每次过后问林涛觉得那些姑娘如何,他倒是一直在夸人家女孩好,就是自己没感觉。这答复让林妈妈和诸多介绍人都无从下手,感觉是什么,这么虚无缥缈的东西上哪儿找啊?


 


舒适的盘起双腿,坐在电视机前看网络春晚,林涛顺手捞起一个苹果咬开,“一天一苹果医生远离我——”


从厨房里出来的林妈妈着急的走过来想把他手里的苹果抢过去,“哎呦你都不洗洗再吃,知不知道多少农药在上面啦?放开放开,我拿去削皮。”


“不用麻烦!妈!我平时都这么吃!”


“所以说你生活不讲究!”端着一盘削好皮,切成块的苹果摆在林涛面前,林妈妈又继续唠叨,“我跟你说吧,这次介绍那个相亲对象啊,是个法医,听说是业内精英。我一听,马上就答应了!这职业一看就跟你特别合适,爸爸你说对吧?”


坐在一边看报纸的林爸爸,偷乐着用口型跟林涛说,“你回来了可好,平时就唠叨我,现在有你了,轮不到我了,哈哈哈!”


瞪了自家幸灾乐祸的老爸一眼,林涛内心在哀嚎,妈,真的不是你介绍的对象不好,可是性别不对啊!


 


像林涛这样一个大好青年,除了职业比较麻烦,更重要的另一点是,他的性取向导致他极其难找对象。


国内不是没有这种圈子,林涛作为刑警人员,也接触过圈子内的相关案件,可那些负面信息使他对在圈子里寻找真爱这件事望而却步。


很多人对同性恋有偏见,有一部分原因正是觉得这个圈子太乱了,林涛当然不想当那些人其中的一员。他想要找个伴侣,不是出于性需求,不是出于组建家庭,不是出于寂寞,只是因为那个伴侣是他爱的人。这种想法反而让他变得越来越随遇而安了,这么多年一个人过得也颇为自在。


“惊喜总是留给毫无准备的人的。”,这句话是林涛说的,虽然常被别人吐槽他这是歪理,可他就是有自己的一套辩解方式,“你们仔细想想啊,生活里不都是越想中奖的人越得不到,等一辆车的时候总是等不到,不等的时候就来了,嘿!”


这次还真是被他说中了。


 


林妈妈帮他约的相亲是在他们家附近的一家大饭店,年二十八的中午。林妈妈还特意反复叮嘱林涛饭局过后不如约人家去商场逛逛,给家里再添点年货,顺便增加点见面时间。


林涛连连点头答应,心里却盘算着相亲结束之后约上哪个好兄弟陪自己去进货,要知道每年家里买的东西可不轻,多找个苦力分担准没错。


 


到点儿了,林涛还在拼命找着各种借口不愿出门,“妈,你也不跟我去,又不把那对象的照片给我看看,我去到怎么找人啊?”


“我也没看过照片呢,介绍人就给我说了下简单情况,反正你不老说要感觉感觉的么,那还不如直接让你自己见去慢慢感觉。人家给了我一桌号,我发你手机里了,你去到按着找行吧?乖。”


“你竟然都没过目就说一定适合我?!妈你说我究竟还是不是你亲生的了?”


“别啰嗦,快去,要迟到了!”


被林妈妈使劲儿推着出门,林涛就算心里再不情愿也只能匆匆出发了。


 


家门嘭的一声狠狠关上了,林涛郁闷的松开了最上的衬衫扣子,长吁了一口气。他今天本来穿得是很随意,一副潮男风范,可是被妈妈说不够正式认真,又被迫换了套休闲西装。


想想还是觉得不太舒服,林涛又把西装的扣子解开,果然还是做自己舒服。


 


等到林涛去到饭店的时候,午饭时间已经到了,饭店里人头涌动,排队等位的人也坐开了几排。


估计那位相亲对象是早早订好了位,想到这,林涛倒是觉得这姑娘实在很不错。


绕了几圈还是没找到那个桌号,林涛无奈之下只能抓着一个忙碌得要命的服务员问路。端着菜盘子的服务员没有空闲的手给他指路,只能扬扬下巴给他一个方向。


朝着指的方向走去,林涛远远就看见有一桌有一男一女似乎在等人。本以为相亲对象应该也像自己一样独自前来,所以迅速把这桌排除的林涛,在走近后反复确认,发现自家老妈给的桌号,还真的就是这一男一女坐的那桌。


 


怎么回事,难道来相亲还带男朋友的?


林涛内心吐槽道。


这么不乐意来相亲,倒是把男朋友带回家给爸妈瞧瞧啊,不见得光吗?


 


但人都来了,林涛也只能硬着头皮朝那一男一女打招呼,“你好,我是林涛。就是……我妈让我来……那个,相亲,不知道我有没有走错?”


饭桌上,那个剪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的女孩,一看到林涛眼睛都亮起来了,热情的笑着招手回应道,“啊没错没错!你就是阿姨的儿子是吧,我叫李大宝!”


接着她又指指坐自己隔壁的那位男士,“他叫秦明,我是他好朋友。他人就是不太爱说话,别在意啊。很高兴认识你!”


 


这姑娘的介绍顺序林涛听着觉得有点儿奇怪,可是他也说不出哪里奇怪,只能点头问好。


 


哇看这姑娘表情这么兴奋,不会看上我了吧?


所以他们只是朋友的话,为什么要一起来相亲?怕冷场?这姑娘看着也不像会冷场的人啊!


真的不是很懂现代人。


 


“哈哈哈没走错那就好,那个我叫你大宝可以吗?”


“都可以啊!我叫你涛涛吧?亲切点。”


“嗯,另外那位不爱说话先生,怎么称呼你比较好呢?”


对天发誓,林涛一开始绝对没动任何歪心思,他只是看着这个男的一直紧皱眉头上下打量自己又不说话,觉得有点奇怪才想找个话题转移一下注意力。可对方给出的反应却是实在的引起了他的兴趣。


见林涛主动提问,秦明反而移开了视线,微微扬起的下巴显得他有些高傲。他修长白皙的手握成拳,挡在嘴前清清喉咙,答到,“她刚说了,我叫秦明。”


“……噢秦明你好。”


 


实话说,秦明这一款的外形是林涛的口味没错,不是第一眼特别亮眼的,但是细看很有味道。


不过除了外形,秦明的性格才是最让林涛觉得有意思的,既别扭却又很直接,小动作还都特别可爱。 


这么想想,这次相亲倒是不无聊了啊。


 


“我跟老秦都是法医,听阿姨说你是刑警啊,那你也知道吧,平时都特忙!好不容易休个假也得提心吊胆会不会随时被叫回去哎。”


“是啊,真是不得了了现在的犯罪分子,365天全年无休。不过我是不太熟悉法医那边,我局里负责跟法医对接的不是我。”


“哈哈哈哈没事儿,大家都算同行,为人民服务嘛!”


 


心不在焉的和李大宝聊着天,实际上林涛一直在偷偷瞄着秦明的吃相。


他留意到,秦明会一脸嫌弃的把菜上的佐料都拨开,然后挑自己看中的夹到碗里整整齐齐摆成一圈儿再慢慢开吃。嚼的时候,像个小仓鼠鼓着腮帮慢慢咀嚼,坚决不露齿,特别可爱。


吃白斩鸡的时候,秦明还小小声的说道,“这个厨师刀法不行。”


这话听得林涛实在忍不住笑了出声,“我没别的意思,不过这是你们法医职业病吗?对切东西手法的执着?”


“哈哈哈哈!”林涛这问题让李大宝也笑了,“不不,老秦算是职业病比较严重的,我平时可不这样!”


有点不悦,秦明瞪了李大宝一眼,“一个既不在乎剂量,也不在乎刀法的人,我收你当我徒弟真是我瞎了。”


林涛忍不住插话,“你们俩是师徒啊?看不出来啊,你们年纪应该没差多少吧?”


“对啊,老秦可是我们业界精英啊!因为能力出众,早早当上了科长,能带我不奇怪吧。”


 


被夸了的秦明脸上染上一丝自豪的神色,林涛捕捉到了他嘴角微微上扬又恢复如常的瞬间,再次被他的小表情可爱到了。


作为一个高冷精英,即使被自己的小徒弟夸也还是会发自内心的喜悦,却又要维持形象绷住,反差萌啊!


愉快的吃进一口饭,林涛思考着,自己过后得想个理由跟李大宝要一下秦明的联系方式,感觉这人有点儿意思。再说这位李大宝看着也志不在相亲,说不定能做个朋友?


 


眼见吃得差不多了,李大宝拿起纸巾擦了擦嘴,“我也吃得差不多了,不如接下来你们慢慢聊?我就不打扰了,哈哈。”


“???”还在一心二用观察着秦明的林涛没有马上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以为这次饭局要结束了,还想着要用什么借口问李大宝要联系方式,赶紧扒拉多两口饭。


见他猴急的样子,李大宝拍拍他,“涛涛你不急啊,你跟秦明慢慢吃嘛,反正他也吃的慢。”说着站起身拿起自己的包,朝他俩挥手,“我看你们相处得不错,就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了掰!”


“!!!”惊恐的望着瞬间逃走的李大宝,林涛又转头看还坐在那儿慢条斯理吃着自己碗里的菜的秦明,结巴的问到,“这,这相,相亲到一半跑了该算啥?”


秦明挑眉看着他,“你的意思是,你现在要跑吗?”


被反问后才有点理清情况,林涛努力的把差点卡在喉咙的饭团往下咽,“所以,其实是你跟我相亲?”


用「你是个智障吗」的眼神看着林涛,秦明优雅的放下碗筷,“不然呢?”


 


林涛:我的天啊!天上掉馅饼啦!


 


“没,没,我就是太高兴啦!好不容易终于我们俩单独相处了啊!”前因根本不重要,林涛没空思考自己妈妈究竟怎么突然开窍了,也想不通怎么秦明这样的男性也会出来相亲。他只在意现在的果,就是自己有机会相亲成功了!


迅速的从自己的座位挪到李大宝本来坐的位置,和秦明靠得更近好方便自己观察对方。要知道林涛脸皮厚起来,可真是无人能敌。


 


“你鼻尖上的痣好好看啊,有没有人跟你说过?”


“……没有,谢谢你。”


“嘿客气啥!我现在看着你拿筷子的手势,就在想象你拿手术刀的样子。要不下次我们去吃西餐吧?想欣赏一下你专业的刀法,哈哈。”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话很多?”


“有啊,每个人都这么说呢!”


“……”


“等下你还有事儿不?我们再去逛逛呗?”


“你还要不要吃。”


“啊我已经吃饱了,对了你为什么要叫你徒弟来陪你相亲啊?”


“无可奉告。”


 


见秦明被自己一串奇怪的问题问得都要扁起嘴,林涛觉得眼前这个精英人士在自己面前就像个小孩,太可爱了,他很想抱抱他。但还不是时候,慢慢来,这事儿可不能急。


 


 


那天下午,林涛拉着秦明在商场里逛了好久,最后两人分别提着几大包来到了林涛家门前。


原本秦明是打算陪他把东西送到家自己就回去了,可在刚刚的短短几小时的相处过程中,林涛已经发挥自己的多年培训的询问观察技能,把秦明的家庭背景,学习工作经历等等等等全部打听了个遍,也知道了秦明现在没有家人在身边,过节也是孤零零一个人。


从小就喜欢热闹的林涛当然不允许这样的事儿发生在自己看中的人身上,所以就有了现在一幕,林涛站在自家门口拉着秦明的袖子就是不让他走。


 


“认识第一天就要见家长了是不是有点儿小紧张呢?嘿嘿。”


“……我还是回去吧,不好打扰你们。”


“诶诶诶我就是嘴贫,刚瞎说的,你就当跟朋友家里人吃一顿饭行吗?我爸妈人都特别好相处!真的!”


拗不过林涛,秦明把自己的袖子从他手中抽出来,整理了一下拉扯出的褶皱,又从头到尾确认了全身的穿着打扮是整齐得体的,才点点头示意林涛可以开门了。


明明就是像要见家长前一样紧张啊,林涛看他那副样子想道,也是别扭得不愿承认了。


 


跟在林涛身后谨慎小心的迈着步子,秦明向坐在客厅的林爸爸和厨房里的林妈妈问好,“叔叔阿姨新年好。”


“爸!妈!我回来啦!”把自己手里和秦明手里的东西都搁到一边儿,林涛又兴奋的拉着秦明给林妈妈介绍了起来,“这是秦明!”


“诶小秦好啊,随便坐啊,当在自己家就好。阿姨正忙活着,让林涛那臭小子招呼你吧。”


 


在长辈面前,秦明明显变得更加拘谨,也许是因为独自生活多年,已经不太习惯这样的氛围,再加上林涛刚刚说的「见家长」,无形中又给他增添了压力。


见他这副模样,林涛也不说话了,坐在他身边,手臂搭在他身后的椅背上,手掌安抚的轻拍着他的肩膀,好让他放松下来。


 


晚餐的时候,林妈妈高兴得一个劲儿的往秦明碗里夹菜,却全都被知道秦明有个人特殊饮食洁癖的林涛一一挡开了。林妈妈也不在意,笑眯眯的跟秦明聊起天来。


“小秦啊,你们做法医的是不是都特别辛苦啊?”


“还可以,其实比起刑警的工作,还算是轻松一点。”


今晚难得不被亲妈怼的林涛,愉快的吃着饭,渐渐才发现不对劲儿,“诶妈,你怎么知道秦明是法医啊?”


“我给你介绍的相亲对象我能不知道吗?”


“???”林涛惊讶得合不上嘴,“难不成我要是把我兄弟带回来了,你也会以为是我相亲对象?也是想我成家想疯了吧!”


“什么咯,我当然知道你相亲对象谁啊!是大宝那姑娘跟我说,她有个想法可以试试,哎呦我也是将信将疑啊一开始,可刚刚看到你把小秦带回家我就放心了啊。回头我可要好好谢谢她!”


 


林涛/秦明:好啊你个李大宝!


 


 


作为林妈妈话家常的忠实听众,大家的好街坊好邻居,兼职街道办委员长的李大宝同志,在机缘巧合中发现了可以撮合自己变态上司和别人家的儿子的契机,以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林妈妈和自己一起策划了这场好戏,可喜可贺。


总之,新春佳节,有个好的新开始总是吉利的?




END



希望看完不会掉粉?????!!!

本来担心肝不完文,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又蜜汁自信能肝完了( ´・ᴗ・` ) 

评论

热度(369)